壮族文化协会壮语班开讲

2015-07-22| 评论数:0

“在座的同学们,民族为壮族的请举手。”七八只手零星地举了起来。

“会说壮话的有几个呢?”三分之二的手默默地收了回去。

“可以写壮文的还剩几个呢?”举起的手全军覆没。

 

 


状语课程授课现场

 

4月25日上午9时,二十五名来自不同地区、拥有迥异身份、有着差别语言基础的学员,聚集到广西大学的东一B会议室,在没有直接的壮语语言环境,他们却有着共同的特点,对壮语满怀好奇或扎根心里。广西大学学生壮族文化协会主办的壮语8小时速成班正式开讲,由广西少数民族语言工作委员会成员陆老师主讲,不少校内外人士慕名前来。

 

上午9时,壮语课正式开始。3个小时的课程,陆老师跟学员们系统学习了壮语的声母韵母以及六个声调,简单介绍了壮语的结构,诙谐幽默的语言和积极活跃的互动使得整个课程生动有趣,学员们时而跟读声朗朗,时而对着自己不标准的发音哄堂一笑。

 

“语言是一个民族所必需的‘呼吸’,是民族的灵魂所在,一个民族如果不传承民族文化,那么民族文化就会在二三十年内迅速削弱,甚至消亡。” 主讲陆老师来自南宁市邕宁区,是一名壮族人,大学毕业后曾当过三年的高中老师。七年前他辞去职务,开始系统地自学壮语,并加入到壮语教学队伍中。“壮族同学能够熟练地使用自己的本民族语言,使用母语进行读、写,是一种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的体现。”陆老师介绍,传承壮族文化也是开设这门壮语课的根本目的。

 

 


陆老师讲授状语课程

 

“夹壮是我们的民族特色。”陆老师鼓励学员们大胆发声,壮语的发音与普通话有着明显差异,有的词语并不是同时拥有声母、韵母和声调,如ae(咳)只拥有单独韵母。此外,壮语词句结构也十分独特,与汉语基本颠倒,修饰语放在名词前,如汉语的“猪肉”,壮语则表述为“肉猪”。绝大部分的学员是第一次系统接触壮语,兴趣极高,即使是课间休息时间,还有不少学员拿着课本询问老师不解之处,或者和座位临近的学员们形成讨论小组练习发音。“学习壮语不能仅通过广播电视等视听媒介,基础系统地坚持学习才最有效果。”陆老师还敦促大家加入学习QQ群,并定期上传音视频资料供大家学习交流。

 

从事翻译工作的覃浩波先生曾与壮语擦肩而过,家人是壮族却无意使得壮语的传承断了层,曾经把普通话当做一门“外语”来学习的他,如今已掌握了9门外国语言,而壮语班的课堂上他仍是学习最认真的一个,“曾经我出游东南亚国家并有幸担任客座教授,东南亚文化十分感染我,泰语、老挝语和壮语的相似性使我对壮语的学习产生浓厚的渴望。”覃先生用笔在壮语课本上密密麻麻标满了语音提示,还跟我们分享了语言学习的心得:“学习语言其实并不难,客服畏难心理,化被动为主动,将经验主义转为规律总结培养思维。”

 


课间陆老师为学员们答疑解惑

 

壮语班除了吸引不少区内有一定壮语基础的学员,还有不少对壮语未曾接触过的同学。“来到广西大学学习,一直觉得壮族文化神秘而充满魅力,之前参加过竹竿舞活动,好几次聚会听见同学们用壮语猜码,更让我对它满是好奇。”机械学院大二的张猛、左伟同学分别来自河南和云南,他们希望通过各种途径尽可能地学好壮语,达到能听懂、会交流的水平。

 

据悉,壮族文化协会壮语班已开办了五年,上百位学员参与到壮语的学习中,此次壮语班一直持续上课至4月26日上午11时30分。广西大学学生壮族文化协会也将会继续开展山歌民族舞蹈学习、壮族历史文化知识讲座、骑行广西民族博物馆等多种多样的活动,为大家展现和传承壮族的文化魅力。

 

壮语作为壮族的民族语言,是中国的大语言之一,使用人口超过2000万,主要分南部方言和北部方言两大方言,与泰语、老挝语、傣语、掸语等语言有着70%的相似度,因此国外有学者也将壮语称为“北泰”语。

 

然而壮语的发展前景并不乐观,城市化步伐的加剧和强势语言的侵占,使得城市里面的壮族人正逐步汉化。民族文化教育力度的不足,也使得壮语传承“如饥似渴”,2010年全广西仅有22个民族中学,56个民族小学,即使在这些学校中,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学生能够系统地学习壮语

填写评论
底部广告
Top